美日为何仓促达成贸易协定 双方各有哪些算计?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倪月菊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当地时间8月25日,在法国举行的七国集团(G7)峰会上,美日宣布原则上达成凯发国际贸易协定,并将于今年9月联合国大会期间正式签署条约。这可算是G7峰会上的一个重磅新闻,因为在美国强大压力下开展的美日贸易谈判开局并不顺利,甚至在谈判内容的设定上双方都意见不一,使原本定于2018年9月展开的双边贸易谈判,一直拖到2019年4月才正式启动。然而,在短短的4个月磋商时间里,两国便传出基本达成框架协议的消息,这在双边贸易协定谈判史上也算是开了一个先河。那么,该协定为何达成如此之快?该协定的达成将对“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 由东盟十国发起,中日韩等六国参与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这只是美日贸易谈判的“早期收获”成果

美日贸易协定之所以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达成,是因为这份框架协议并非一个实质意义上的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只能说是一个“早期收获”成果。

美日贸易协定谈判之所以迟迟未能进入正式阶段,就是因为双方在谈判议题上一直争执不下。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最初公布的谈判目标,不仅包含货物贸易,还涵盖了投资、服务贸易、金融,甚至还有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CA)“毒丸条款”的内容,主张进行实质性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美国在2018年11月底表示,已经签署的USMCA将是包括美日协定在内的未来贸易协定的雏形。而日本主张的则是“货物协定”,而不是将服务业也包括在内的“自由贸易协定”。因为一旦按照USMCA的标准谈判,未来日本贸易外交的自由度可能会受到限制,对此日本坚决不愿意接受。

经过多次磋商,最后双方达成“妥协”,即将美日贸易协定谈判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几个月可以完成的、涉及货物关税和其他贸易壁垒的“早期收获”,另一部分涉及更长期的问题。因此,这次签署的框架协议,实际上是美日贸易协定中的“早期收获”成果,要达成实质意义上的自由贸易协定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美国强力推进有原因

美日贸易协定谈判的谈判是在美国的强大压力下展开的。那么,为什么美国如此力推?我认为主要原因有以下几个:

一是为了缓解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升级带来的经济下行压力。我们知道,在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升级的大背景下,美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摩根士丹利分析师认为,国际贸易情绪严重打击了美国企业的信心,加上全球经济增长已经滑落至多年低点,美国经济面临下行风险。同时该投行预计,如果当前的国际经济形势未能出现好转,那么三个季度后美国经济将陷入衰退。若要避免美国经济陷入衰退,尽快完成与日本的贸易协定,如同一颗救命稻草,可能给美国经济增长增加信心。

二是为了弥补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损失”。美国退出TPP后,其余11国达成了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日本和欧盟也签署了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并分别于2018年12月和2019年2月生效。这些协定带来了明显的“贸易转移”效应。面对澳大利亚和欧盟这些受益于低关税的竞争对手,美国牛肉和猪肉销售商开始失去日本市场份额。以牛肉为例,CPTPP生效后,关税减免至27.5%,来自CPTPP国家的牛肉对日出口量猛增至上年同期的约1.5倍,而美国牛肉则仍需面对高达38.5%的进口关税。因此,“利益至上”的特朗普无法容忍自己碗里的肉落入他人之口,必使出全身解数挽回损失。

三是为了减少对日贸易逆差。在被中国取代之前,日本长期以来一直是美国最大的贸易逆差来源国。尽管逆差规模已经缩减很多,但毕竟事实还在,且近年略有上升。根据美方数据显示,2016年日本对美贸易赤字为565.3亿美元,2018年则为579.8亿美元,两年间增长了2.6%。把贸易逆差视为眼中钉的特朗普一直没有放弃对日本顺差问题的追究。因此,特朗普就任后,不断要求启动与日本的双边自贸协定谈判,以削减美国的贸易逆差。

四是为明年的大选拉选票。由于不少美国农业重镇都不是特朗普的铁票区,很可能会随着特朗普的政策而改变他们的支持度,因此,为了给2020竞选连任铺路,特朗普十分积极地希望能帮助因中美贸易冲突而影响生计的美国农民。损失惨重的美国农民更希望进入日本市场,其中美国牛肉、猪肉、小麦和乳制品的市场准入成为美方的主要诉求。因此,特朗普反复对安倍强调,日本要购买美国农民因应对中美贸易冲突而多出的玉米,并说这项贸易协议“对我们的农民和农场主来说的确是巨大的协议”。

日本力保“底线”略放松

为了实现快速达成协定的目的,特朗普使出惯用伎俩,以提高汽车税相威逼。美国商务部如期将针对进口汽车及零部件“232调查”的调查报告提交给特朗普,令日本如坐针毡。同时,特朗普也没忘记给日本一颗红枣,即在威逼的同时采取了“利诱”的手段。一是给安倍的众议院大选留出了空间,同意在日本参议院选举前不给安倍施压。二是在要价上做出了一定的让步。首先在谈判内容上,将早期谈判主要集中在农业、工业和数字贸易上,满足了日本的基本要求。其次,在农产品的要价上,没有要求日本做出超过TPP的承诺。美国的些许让步得到了日本的回馈,即放弃了坚决把农产品降税和美国对日本降低汽车关税挂钩的对等要求。最后,日本以放弃削减汽车关税的“底线”要求,换取了美国放弃对日本汽车加征25%关税的可能,也维持了对美农产品降低关税的“底线”,即与CPTPP的标准相同。这份日本的成绩单看起来相当不错。

对RCEP影响有限

日美贸易协定的“早期收获”对RCEP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因为日美此次达成的早期收获协定,毕竟是以TPP标准为参照系的,因此,对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的削减力度比较大。同时,日欧EPA和CPTPP均已生效,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提高日本在RCEP中的要价。

但我们也不能高估其影响。因为美日贸易协定是在美国的强大压力下签署的,削减日本对美贸易赤字是一个重要因素。这个“迷你”版的贸易协定并不能解决日美贸易中的关键问题,只能起到缓解作用。就如同中美贸易一样,特朗普可能随时拿起其它大棒对日本施压。因此,日本一定会以中国为鉴,不会只靠美国这棵大树,还必须扩大朋友圈,广交朋友,以应对随时可能来自美国的“不测”。同时,与韩国关系的恶化,也严重影响到两国的经济增长。如果RCEP能如期达成,对日韩来说,都是锦上添花的事。因此,美日贸易协定对RCEP的影响有限,RCEP能否年内达成要靠成员的共同努力。

加盟热线:

Copyright © 2018 凯发国际凯发国际-凯发国际官网-凯发国际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