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员间裂痕扩大 这次G7峰会没有联合公报

法国比亚里茨,被称为“国王的度假胜地”,曾经吸引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爱德华七世、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十三世等诸多贵族前来度假。

2019年8月底,这座位于法国西南海岸、风格独特的海滨小镇,迎来了全球七个最富裕发达国家的领导人,成员包括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英国及美国,欧盟也将出席。他们聚集在曾是拿破仑三世爱妻别墅的“皇宫酒店”,讨论当今世界亟需解决的问题。

七国集团(G7)将于8月24日至26日在法国比里亚茨举行峰会,在一些人眼里,这场巨头的会面,已经成了一场为开会而开会的安排。因为分歧越发加大,并且愈发难解。

此次峰会摒弃44年来的传统,首次不发布联合公报,其目的在于借此化解成员国之间的分歧。

然而,分歧无所不在:贸易摩擦引发了对全球经济下滑的担忧;伊核问题已经引发局势紧张;美国总统凯发国际特朗普对法国提议的征收数字税毫无兴趣,对欧洲和全球限制碳排放以延缓气候变暖的努力也置之不理;美国希望俄罗斯重新加入这个大国联盟,然而他的欧洲同盟并不愿随意跟从就范。

外界拭目以待,今年的七国峰会(下称“G7峰会”)将擦出怎样的“火花”。当然,更多的可能,是又一次“擦枪走火”。

异见不断

去年,在加拿大召开的G7峰会上,一张各国领导人围聚在一起讨论问题的照片,被各国政府依据不同的拍摄角度公布。其中,德国政府发布的照片在全球走红。

照片中,特朗普坐在一群政府高官中间,一张狭长桌子的另一边,站着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等领导人,他们手上拿著文件,看似正在争辩。默克尔双手撑在桌上,从上而下逼视特朗普。从照片上看,特朗普看上去有些无奈,抬头望向默克尔,木然地听她讲话。在神情和动作上,默克尔等一众领袖人物似乎都在挑战特朗普。

而在以前,一年一度的G7峰会通常没有火药味,在G7研究小组主任科尔顿(John Kirton)看来,G7峰会是让世界上最具权力的领导人“面对面地围坐在炉边和餐桌旁”,自由发挥,说说心中所想,还能抱怨下自己国家的媒体……这是一个孤独心灵俱乐部,一群人接受集体治疗。

但自从特朗普当上美国总统以后,一切都变了。

2018年在加拿大魁北克举行的G7峰会上,西方世界遭遇近年来最严重的联盟内讧。特朗普不但惹出争议,还就贸易问题对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展开人身攻击,称其“既不诚实又懦弱”。特朗普还气冲冲地提前离开,并拒签共同的最后声明。

在去年,特朗普蔑视外交细节和他的“美国第一”政策已经令美国及其盟国心生嫌隙,而他当时不断宣称的对欧盟加征钢铝关税,以及退出伊核协议,已经惹恼了加拿大和欧盟中的其他G7成员。

裂痕扩大

2018年的峰会让G7更像是“G6+1”,过去一年,G7成员中发生的变化显而易见。

2018年10月,加拿大峰会召开不久后,默克宣布不再续任基民盟主席,并在2021年总理任期届满时卸任。今年6月,德国社民党主席突然辞职,暗示“默克尔时代”或将提前结束。德国这一欧洲最有影响力的国家将面临新的方向。

2019年7月,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因为未能解决“脱欧”问题黯然离场。特雷莎·梅没有出现在去年火热传播的那张照片当中,今后也将再无机会,她的继任者———备受争议的鲍里斯·约翰逊亮相世界舞台,正在展示对特朗普的亲近姿态。距离英国正式“脱欧”只剩不到三个月的情况下,约翰逊政府向白宫示好,期望未来达成双边贸易协议。

国际战略研究所的Francois Heisbourg表示,两个“自控能力都不怎样”的人结合,实为“政治上的硝酸甘油”。路透社认为,这样的亲近姿态,可能让本年度七国集团(G7)峰会更难找到共识。

格格不入还体现在欧美在贸易、伊朗问题、气候变化等诸多问题上。

特朗普要在11月之前决定是否对欧盟的汽车施加关税,而这对经济处在崩溃边缘的德国而言影响重大。此外,特朗普也威胁要对法国的红酒课征关税,还准备对法国巴黎通过的数字税施加反制措施。

特朗普担心,数字税会冲击到美国科技企业,并批评称,美国联邦政府更有资格对数字商品课税。

此外,在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之后,美国希望可以拉拢欧盟国家一起对伊朗实施“最大压力”的政策,但到目前为止,德国和法国还没有表态支持。而特朗普可能试图从约翰逊那里寻求支持。

尽管经济指标显示出美国的经济正在陷入停滞,甚至有下滑的风险。但据路透社报道,特朗普在与G7其他领导人会晤时,还将突出他领导下的美国经济政策,并鼓励盟国学习美国模式。

作用式微

除了贸易紧张局势外,关于特朗普希望让俄罗斯回归,成为八国集团(G8),各国领导人也可能意见相左。

2014年,俄罗斯因为克里米亚问题,被踢出G8峰会,使得该峰会变成G7峰会。

不过特朗普在本届峰会召开前四天表明支持俄罗斯总统普京与会,他在白宫告诉记者,“让俄罗斯加入比较适当。应该是八大工业国集团,因为我们谈的很多事都与俄罗斯有关。”

特朗普还说,俄罗斯被踢出G8,是因为普京比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要“聪明”。

俄罗斯从未正式请求过重新被接纳为集团一员。不过普京曾经暗示,如果受到邀请,俄罗斯随时准备好重返峰会。

但在法国总统马克龙看来,若要恢复G8峰会,甚至是让俄罗斯完全正常化与欧盟的关系,俄罗斯需要先解决乌克兰的问题。

欧盟方面已经放出消息,表示反对无条件邀请俄罗斯重新加入集团首脑峰会。一位不愿具名的欧盟官员对媒体表示,不让俄罗斯加入的理由“依然有效”,如果让俄罗斯无条件重新加入该团队将会“适得其反”,也是“软弱的表现”。

由于美国在解决贸易及气候变暖等议题上的不同立场,成员国在峰会上寻找共识变得越来越困难。马克龙已经确认,各国领袖与特朗普在伊朗、气候变化等议题存在分歧,认为起草联合公报“毫无意义”。他指出,只会在各国共同关切的事项上以及能够达成一致的领域上起草文件。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熊爱宗认为,随着世界经济格局的转变,G20开始在全球经济治理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而G7的作用已经式微。

“从最近的几次峰会看,G7峰会都难以发挥大的作为,更多是发挥象征性作用,以显示主要发达经济体立场一致。但从最近两年来看,这种立场协调的作用也在逐步降低。”

加盟热线:

Copyright © 2018 凯发国际凯发国际-凯发国际官网-凯发国际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